張一鳴背后重要的五個人

管丟丟 · 2020-11-27 21:01

還原今日頭條早期的融資故事。

來說說今日頭條早期的融資故事。

投資機構都不看好,他們普遍認為今日頭條就是下一個網易、搜狐、騰訊等新聞客戶端,會覺得已經有門戶了啊?今日頭條的天花板太低了。

但還是有幾個勇敢的人在早期投了今日頭條,他們分別是周子敬、劉峻、黃共宇、王瓊、Yuri以及曹毅(曹毅與張一鳴的故事下次詳細講講,這篇不贅述了),有趣的是他們決定投它的唯一理由是非常不同的。

下注,什么因素起了關鍵作用?不投企業有一百個理由,但是投它有一個非投不可的理由就夠了。

01 借了200萬,想買點職業經驗的人

天使輪投資今日頭條,周子敬便財務自由了。

周子敬非常目標導向,本科在浙大念物理,但發現通道少,只能走科研或者當老師,計算機是他當時能看到的最好的方向,于是研究生考了清華的計算機專業。到了清華,他發現最優秀的人都去了投行實習,就去了華興。周子敬像在做競賽,要不斷證明自己,為此他努力達成自己設置的目標。

2006年3月,一個房地產老板給了他一筆錢,他開始創業,折騰兩年以失敗告終,這事兒對他的影響挺大,他覺得失敗其實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。沒有邁不去的檻,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。對錢,他看得挺淡。

之后他在阿里做了兩年產品經理,又回到華興。第二次進入華興時,他發現認識的那幫人升了,職位高了不少。創過業的周子敬發生了變化,悟出一個道理,接受規則,「你是小朋友就做小deal,資深一點的就做大deal,再牛一點就做更大的deal。在這個行業,說誰牛,憑的就是他投過什么好項目。」

認識并投資張一鳴在2012年,周子敬做過產品經理,懂點產品,懂點技術,他覺得這事兒有希望,選擇投資今日頭條,一是看重張一鳴和他的團隊,張一鳴是工程師出身,他過去的幾次創業經歷都跟信息分發有關;二是當時他自己也苦于沒有一個好的資訊應用,能讓他看到他真正想看的信息。得知張一鳴有這樣的想法后,就選擇了投資。

周子敬并沒有太多顧慮,「投的時候沒想著一定要成,失敗了就當花錢買職業發展了。」借了一筆錢,給了張一鳴200萬人民幣。

周子敬在華興做到副總裁,后來創辦以太資本,做早期企業的FA業務,也做投資。這事兒還有個后續,2014年今日頭條C輪融資,FA是白澤資本做的。白澤資本和周子敬息息相關,這事兒專業的都能做,選白澤資本,是人情。

02 自己沒做成的產品,想借別人之手實現的人

今日頭條,是劉峻投的第一個天使項目。

劉峻先后在《財經》雜志、《財經時報》工作過,2000年加入新浪擔任內容副總監,后擔任和訊網的副總裁兼總編輯、奇虎360副總裁,單看履歷,你覺得他投張一鳴奇怪,但這正是他感興趣的。

劉峻不是特別執著于內容的人,他對產品、技術都十分有興趣。還在和訊網任職時,他就打算收購或投資一批個人博客,此外他是第一個選擇在博客上投放廣告的。

在和訊網時,他做過一個叫「個人門戶」的產品,想讓用戶的所有閱讀需求都在「個人門戶」里得到滿足,但用的是RSS訂閱和網摘的方式。

2006年,他被奇虎360挖去做副總裁。奇虎360最吸引他的是社區搜索技術,因為可以實現以文找文、以人找文,分析一篇文章的關鍵詞和語義,就可以找出類似的文章;同時分析社區里的個人ID,就可以實現有針對地推送,這是在和訊網時他就想實現的。但是奇虎也沒能做起來,一是BBS里多數用戶只看不發,沒法分析他們的興趣;二是那時智能手機和社交網絡還沒起來。

到了2011年,360手機瀏覽器部門想做內容,劉峻覺得時機成熟了。他們原先的想法是打算用編輯人工做,劉峻認為要用技術來做。

當時劉峻管的產品里有一個360導航,依托于瀏覽器的入口,用瀏覽記錄來分析用戶的興趣,就可以做個性化推薦,這和早期今日頭條要做的很像。當時他特想干這事,向公司高層提了好幾次,要人、要資源,可惜公司沒通過。

一直以來,劉峻都對個性化閱讀非常有興趣。2012年,在中關村一個叫醉愛的飯館里,張一鳴對劉峻說到他可以用技術把社交網絡里好的內容篩出來,劉峻心動了,便投資了他。

2013年,今日頭條B輪融資,DST領投是領投方,奇虎360跟投。奇虎360的跟投也是劉峻促成的,劉峻彼時在奇虎360管投資。那之后,劉峻繼續推進今日頭條,談了一個大比例投資的條件,但他終究拗不過老板周鴻祎。

奇虎360并沒有在今日頭條這個項目上賺到大錢,2014年今日頭條C輪融資,新浪的曹國偉找周鴻祎,希望把機會讓給他,周鴻祎就讓了,但其實是周鴻祎沒意識到今日頭條的價值。財務出身的曹國偉一直在價格上糾結,最后被紅杉沈南鵬搶走了C輪的領投,新浪只跟投了一些。到了2016年那輪,他們就都退出了。

03 來旅游,因為看中技術,順手投資的人

在國內很多投資人都不看好今日頭條的時候,年紀輕輕的黃共宇就相信它的價值,那年他24歲。

今日頭條創立半年左右,一個來北京旅游的美國年輕人,經朋友介紹去今日頭條參觀,聊了很多產品技術的問題。他很驚訝,說這間公寓里團隊的技術是跟硅谷接軌的,后來他就成了今日頭條的投資人。這個來北京旅游的年輕人正是加密貨幣基金Paradigm的創始人黃共宇(Matt Huang)。

黃共宇的職業生涯是從創業開始的,2010年從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后,黃共宇和Alexander Spicer、Ashutosh Singhal共同創立了Hotspots.io,這是一家數據分析公司,標榜通過可操作、易接觸的分析數據,幫助企業和個人實現他們社交媒體投資收益率最大化。

2012年公司被Twitter收購,之所以收購,主要是看中了Hotspots.io的團隊成員,為了聘用人才而進行的并購交易。收購之后,三位年輕人加入Twitter,為Twitter的廣告和出版合伙人開發分析工具。

兩年后,黃共宇加入紅杉資本。2018年,從紅杉資本離開后,黃共宇與朋友一起成立了加密貨幣基金Paradigm。

在加入紅杉之前,黃共宇就開始進行個人天使投資,而今日頭條就是這期間投資的。黃共宇的創業經歷以及在Twittter的工作經歷,能夠讓他看清張一鳴和今日頭條要做的是什么。當然,前提是黃共宇的公司被收購,他手里確實有一筆錢。

04 看好他,投他,幫他找出路的人

SIG通過今日頭條一個案子就創造了輝煌,這個項目達到的回報估計有1千億人民幣,投資該項目的王瓊也完美轉身,從董事總經理升至合伙人。

王瓊認識張一鳴是在2007年,當時張一鳴是酷訊的技術委員會主席,但王瓊對張一鳴的第一印象是他就像個高中生,心里還打鼓說酷訊怎么就用這么一個小男生,來領導公司這么重要的業務線。但當他對整個董事會講完對房產搜索的布局之后,他的視野、他對技術的理解與駕馭,當場得到了董事會的認可。

2009年夏天,王瓊找到張一鳴,希望他獨立創業,做房產搜索網站,也就是后來的九九房。張一鳴很快把業務帶上軌道,一年時間,九九房的數據就躍升為房產移動端第一。王瓊對張一鳴的能力看在眼里。

以后,王瓊和張一鳴數次探討九九房的未來。到了2011年9月,張一鳴向王瓊表達苦惱,他覺得移動互聯網是非常好的機會,如果不做點什么,會可惜。但做什么,還沒想好。

2012年1月29日,大年初七,張一鳴約王瓊見面,見面的咖啡館就在現在今日頭條的寫字樓背后。咖啡館人少,燈都沒開。張一鳴見到王瓊就說,一個春節沒干別的,把要做的事情想清楚了。張一鳴是用咖啡館的一張餐巾紙,在紙上畫線框圖,對王瓊講他構想中的產品原型。大體上,就是現在今日頭條的樣子。王瓊覺得這事兒很新鮮,當即敲定,天使輪和A輪,SIG都會參與。

2012年3月,字節跳動科技有限公司成立。王瓊代表SIG投了8萬美元。

2012年10月,張一鳴帶著產品出去轉了一圈找投資人,不是很順利。當時王瓊判斷2013年安卓手機的出貨量會繼續增加,甚至超過2012年,一定要抓住這個時機。通過安卓手機預裝軟件,今日頭條獲得了大量用戶。

2012年底,SIG投今日頭條100萬美元,并提供了100萬美元的過橋貸款。這兩百萬是想讓頭條有足夠的時間長得更大一點,數據更有說服力一點。

王瓊對今日頭條的幫助還不僅于此。王瓊給許多投資人推過今日頭條,其中包括自己的師弟朱嘯虎,但朱嘯虎沒看得上。

多數投資人把今日頭條當做下一個門戶,以為它就是下一個網易、搜狐、騰訊等新聞客戶端,會覺得已經有門戶了,網易和搜狐都號稱自己有兩億用戶,今日頭條能發展到哪兒去?

今日頭條想做的事情,是改變信息的分發方式,由門戶時代的編輯分發,升級到基于大數據、機器學習的人工智能分發。這項技術能夠專門針對每個不同的人,機器摸索出你的興趣、愛好、習慣,然后再推薦符合你口味的內容。

投資人普遍覺得技術很棒,但技術跟成功有多大關系?已有的門戶,沒用這個技術,也都很好地滿足了用戶需求。這個技術帶給用戶的價值和利益,有那么大嗎?這是投資人的顧慮。

2013年3月份,頭條有了300萬的日活數據,并且一直在穩步增加。王瓊靠刷臉找了20位投資人,跟他們見面,介紹今日頭條。

但是依然沒人看好頭條。雖有一兩家愿意投的,但報價太低,國內的資本市場,幾乎沒有一家看好張一鳴和今日頭條的機構。

就連紅杉也是這么想的,2013年,擔任紅杉副總裁的曹毅將今日頭條的案子報到了投委會,合伙人們對估值糾結,而沈南鵬認為今日頭條可能是移動互聯網的另一個網易新聞、新浪新聞,覺得有天花板。

在這么難的情況下,王瓊建議張一鳴要有造血能力,建立廣告系統。今日頭條剛上線不久,王瓊就把張一鳴介紹給了很多廣告代理、媒體代理。

另一方面,王瓊繼續找投資人。機緣巧合,王瓊在頭條上看到一篇報道,說DST的掌舵人Yuri投資了美國的Prismatic公司,那個公司也是通過智能推薦算法為用戶提供感興趣的內容。王瓊聯系到DST的Yuri,他派人來測評產品,很快他就決定投資了。今日頭條的B輪一波三折地完成了。

B輪融資為什么那么重要?因為那會今日頭條已經沒錢了,靠著信息流廣告系統和B輪的1000萬美元,今日頭條才渡過難關。

王瓊一直強調今日頭條是SIG唯一的天使輪項目,這事兒待商榷(2010年,SIG投了一家叫白鷺科技的公司,是天使輪進的),可能她要表達的是今日頭條是SIG最上心的的天使輪項目,幫助確實巨大。如果非要類比的話,大概是快手和五源資本的關系。

05 豪擲千金的俄羅斯巨鱷,這次也不例外

俄羅斯知名投資機構DST的風格是:不還價,給高價,不進董事會。有人評價其掌舵人Yuri能調動全世界的互聯網,Yuri投資的企業有Facebook、Zynga、Snapchat、Twitter、阿里、京東、滴滴、美團、今日頭條等。

Yuri等幾位合伙人把之前賺得的Carry成立了一個早期基金,一定投資比例內的案子是Yuri個人投的,不排除投資今日頭條也是他的個人投資。

當時DST在中國的負責人是周受資,現為小米CFO,他被派去測試產品。周受資覺得創始人非常強、大方向把握得非常清楚、數據靚麗。Yuri認為,頭條就是中國版的 Prismatic,于是果斷投資了。

Prismatic是專門用于發現、閱讀、推薦和保存各種網絡新聞。2011年,該公司獲得了120萬美元的天使投資,建立了專屬網站和iPhone應用。2012年,Prismatic獲得了DST的1500萬美元融資。

2013年,DST領投今日頭條B輪,奇虎360跟投,一共1000萬美元,金額小于投資Prismatic的1500萬美元,對Yuri來說這只是個小賭。

2015年,Prismatic宣布關閉自己的應用服務。Prismatic自己的官網博客上這樣寫道:「我們發現,做內容分發是非常難的一項業務。由于我們的業務增長狀況不佳,導致我們無法繼續支撐Prismatic新聞產品的開發。」

雖然當時Yuri認為,頭條就是中國版Prismatic,但他一定沒想到Prismatic發展受阻,不得不關停。只是當做相似標的的今日頭條煥發生命力,估值一路飛漲。從公開資料看,2013年今日頭條的估值是6000萬美元,2014年估值5億美元,到了2016年今日頭條的估值已經到了80億美元。

文中涉及人物,參與的融資輪次

2012年3月,今日頭條獲得了數百萬人民幣的天使輪融資,唯一機構投資者SIG,投資8萬美元,其他個人投資者是周子敬、劉峻、黃共宇,其中周子敬出資200萬人民幣。

2012年7月,今日頭條獲得了SIG的100萬美元融資,SIG還提供了100萬美元的過橋貸款。

2013年9月,今日頭條獲得了DST、奇虎360的1000萬美元融資。

2014年6月,今日頭條獲得了紅杉、新浪、順為1億美元融資。

文章來源:微信公眾號“VCPE參考”(ID:vcpecankao)

作者:管丟丟

中文网_小说推荐_小说排行榜_免费小说阅读网